【看图找生肖】免费 > 總裁小說 > 皇后在位手冊 > 皇后在位手冊目錄 個人書架  投票推薦  添加到百度搜藏 

白小姐一肖一马一期期中特: 005二更

作者:鸚鵡曬月    

無彈窗,看的爽,手機請訪問!m.kanshutang.net 看書堂同步更新,速度快.

    荀家的婚禮異常簡單。

    因為趙氏的私心,高堂上也沒有坐人。

    她的想法很簡單,總不能讓她女兒去跪家里的奴才吧,何況讓人知道荀故風現在有個娘也不好,她先將蔣氏送出莊子上住著,等春試過后再讓小兩口把人接走。

    荀家的賓客散的很快,午后已經沒了人,也沒人鬧洞房要看新娘子。

    一個丑八怪有什么好看的,尤其還是端木府的丑八怪,他們都是府衙里的小人物惹惱了端木尚書沒人有好果子吃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端木徳淑安靜的坐在簡陋的新房里,紅色的蓋頭下還有一層紅色的面紗,面紗上繡著并蒂蓮圖案,柔軟的細紗垂到胸口的位置,她垂著頭從蓋頭下沒什么悲喜的看和手里的玉如意。

    她對婚事并沒有抱太大希望,有時候人好,并不能說明什么。

    但也不盲目悲觀,如果能過,她也愿意一起安分過日子,總之,看情況吧。

    戲珠彎下身,小聲道:“小姐,吃點東西嗎?”

    端木徳淑搖搖頭,她不餓。

    荀故風進來的時候,怔了一下,家徒四壁的房間里,坐了一位嫁衣精致的女子,每一縷金線、每一條花紋,每一件墜飾都價值不菲。

    “姑爺?!畢材錁膊灰?。

    “姑爺?!畢分楣Ь賜蚍?。

    荀故風安靜的上前,沒什么感覺的拿起了喜桿。

    喜娘驚異道:“現在嗎?”

    荀故風點頭,賓客都散了,她獨坐著也不方便,不用那么講究。

    喜娘立即笑了:“那行,什么時辰都是吉時,開始吧?!?br />
    荀故風在喜娘的賀詞中掀開她的蓋頭,便看到又覆在頭冠上的面紗,想到她容貌的事,便沒有什么表示將蓋頭收好,在喜娘的話語中,兩人結了同心,喝了交杯酒,將裝有兩人發絲的荷包掛在了床頭。

    喜娘笑盈盈的看著這對新人,又說了幾句喜慶話。

    荀故風讓小廝給喜娘包了幾盒點心。

    喜娘提在手里,笑了笑,這與端木府的喜錢比起來,姑爺也不嫌寒磣,不過算了,誰跟這種人計較:“宮主大人與夫人永結同心,在下告辭了?!?br />
    喜娘退出去,房里的喜慶瞬間就消散了一半,荀故風脫了綁在一起的外衫,起身為端木姑娘倒了一杯水,放在桌子上:“你也累了一天了,休息一會吧?!?br />
    端木徳淑方有空隙打量他,雖然容貌不是異常出眾,但看著非常讓人舒服,人也沉穩,不是讓人心生討厭的人:“多謝……相……公?!?br />
    荀故風微微不自在了一下,有些話他想跟她說,但又不知道怎么開口,尤其,外面天色正好,房里還有外人。

    荀故風幾次想開口,最后無奈的改成了:“在自己家里,您可以把面紗摘了?!?br />
    “多謝相公,已經習慣了,不礙事的,而且……”端木徳淑淺淺一笑,想想自己笑了對放也看不見,便開口道:“真的不好看?!?br />
    荀故風聞言,多看了她一眼,兩人間的氣氛因為這句話緩和了一些:“沒關系,看過很多次了?!?br />
    端木徳淑挑眉:“嗯?”

    荀故風也沒有見外:“岳母大人怕我沖撞了您,讓畫師畫了很多你的畫像,建議我在家里掛了幾天幾夜對著您看,我想我適應的會很好,您不用擔心我沖撞了您?!?br />
    端木徳淑沒料到母親會這樣做,想想也像母親會做出事,不禁笑了一下,想說不必……

    “而且,我們是夫妻,您又要在家里長住,總是帶著面紗終究不方便的?!?br />
    端木徳淑聞言,眼眸中漏出一抹笑意,雖然不深,但真的在笑,雖然只是幾句話,卻讓人心情不錯。

    端木徳淑沒有堅持,雖然不抱希望,但她也想好好過日子。

    端木徳淑將手伸到身后,解開鳳冠上的固定的釵環,然后緩緩將連通著鳳冠的面紗一起摘了下了。

    荀故風并沒有回避的看著她,然后故作夸張的松口氣:“沒有岳母說的那么夸張?!?br />
    端木徳淑看著他的樣子,也不知為什么,噗嗤一聲笑了,心也真成了幾分:“是不是不好看?”

    荀故風聞言并沒有否認:“是有些可惜,如果小姐不是因為如此,也不用屈就嫁給我?!?br />
    端木徳淑看著他把玩著手里的鳳冠:“也是?!?br />
    兩人說完相視一笑。

    笑完又有些不好意思,荀故風起身:“我去外面看看收拾的怎么樣了,你也休息一會?!?br />
    端木徳淑點點頭,聲音很低:“嗯?!?br />
    端木徳淑看著他離開,低頭看著手里的鳳冠,看了很久很久,直到戲珠叫她,才回過神來,淺淺一笑,端過他到的水,慢慢的喝完。

    夜幕緩緩降臨,更聲遠遠的傳來。

    荀家新房簡陋的只剩幾尺紅綢,幾盞紅燈。

    戲珠、明珠看著在鏡前梳妝的小姐,一頭濃密如墨的頭發散在肩上,穿著一件素紅色的里衣,手里拿著她忠愛的玉梳,芊芊小手握著,當真是富貴儀態。

    可惜,現在卻在這樣的院子里,房里連沐浴的地方都窄的可憐,更別提這缺了一角的梳妝臺了,真不知道姑娘堅持什么,讓自家小姐受這樣的委屈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荀故風磨蹭著不想回房,但也做不出自己出去留她在房里胡思亂想的事,尤其她容貌有損,自己若是走了,不是她的錯,她也想出她三分錯。

    荀故風在外院,說是外院也不過是僅有的兩間房子的另一間,待到幾乎凌晨了,才尷尬的去了新房。

    他決定誠實已告,他也是到了十七八歲的時候,才發現自己對女子完全起不了貪念,可能是小時候母親被賣的事,也可能是生活壓力過重,原因已經不可追究了。

    他也試著努力過,也知道自己不是完全不行,可就是很難,半年不見得想一次,何苦拖累了對方。

    端木徳淑還沒有休息,她坐在燈下修補他的衣衫,見他進來,想自己也不是什么燈下美人。相反燈光可能給自己減分。

    便收了針線,不動聲色的借著將衣服放回木箱子的機會,離開燭燈:“回來了,明珠整理東西的看到了,我也沒事便幫你補補?!?br />
    荀故風沒見對方垂淚,反而……更為不好意思,也深有慚愧,他當初不該為了面子不告訴端木夫人。

    雖說自己沒有碰她,可到底對她名聲有損了。

    荀故風沉默的坐在唯一一張桌上,房間不大,桌子距離床很近。

    端木徳淑一身紅衣,見他如此,疑惑了一瞬也跟著做了過去。

    戲珠、明珠已經出去了,兩人忙了一天也沒有人兩人休息的位置,這里連二房都沒有,便讓兩人去馬車上先湊合一晚上,她也決定跟他談談,如果不能換個宅子,能不能先加蓋一個廂房,總是要讓人有落腳的地方,或者干脆將這里和隔壁買下來,兩個院子打通。

    荀故風看她一眼,暖暖的屬于女子的香氣,在這件單薄的房間縈繞,瞬間周圍也華麗起來,看的出她是很講究的人,讓她住在這里更是委屈她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端木徳淑看出他神色不對,正色了幾分,也做好了最壞的打算。

    荀故風見狀,更覺得自己莽撞,看的出她并不是尋常女子,雖然容貌有虧,但也無需任何人可憐。

    荀故風反而不知從何處開口了,苦笑一聲:“讓小姐見笑了?!?br />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行?!倍四緩允縊低甓倬踝約好蟣ang,可看他不好開口,她便下意識為他說了出來。

    荀故風頓時松口氣,又搖搖頭:“不全是,就是……就是……”荀故風真難以啟齒!他怎么說也是男子,這種事,會讓他抬不起頭,而且……

    荀故風干脆一咬牙:“娘子該休息了?!彼允?,如果不行……如果不行……試過她就知道了,然后告訴再告訴她很難……

    何況……萬一,萬一成功了呢。

    端木徳淑被他話說都有些摸不著頭腦,那是行還是不行?

    端木徳淑想問,但看著他臉快充血的樣子,又是在不好意思,何況她也不是,長這么大,第一次被男人這樣拽著,她也非常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荀故風一鼓作氣,一不做二不休的將蠟燭吹了,床幃放下,徹底隔絕了看到她嘲笑的機會,只是細弱蚊蠅的說了一句:“可能時間要長一些,你忍忍……”

    端木徳淑感覺到他伸進來的手,臉瞬間通紅,不敢回答她,羞澀的恨不得用枕頭蓋住腦袋,她能說什么……能說什么……

    荀故風只覺得入手溫軟,臉都要滴出血來,黑暗中感官被無限放大……

    端木徳淑淺淺的哼了一聲。

    荀故風頓時覺得……覺得……忍不住翻身覆了上去……

    夜色漫漫,窗外月光如水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翌日一大早。

    端木徳淑如所有新嫁娘一般,早已穿戴整齊,纖細的腰肢盈盈一握,身嬌體弱,垂著頭,紅著臉頰,羞澀的為荀故風系扣子。

    荀故風有些不好意思:“我來吧……”

    端木徳淑沒有應,一顆顆幫他系上。

    荀故風靦腆的看著窗外,他昨晚想說的話,現在反而有些說不出口,他……本沒想那樣急的,就是……不知道有沒有傷了她,她明明說了那么多次不要……

    而且,她聲音很好聽……

    荀故風不知什么時候看向她身側,披帛如柳,在她腰側輕輕擺動,淡淡的香氣在鼻息間環繞,想起昨晚……隱隱又有種……

    荀故風立即握住她的手,放下:“我去書房看書?!奔奔泵γΦ淖吡?。

    端木徳淑看著他慌忙離開,笑了一下,繼而羞澀的不說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小姐,您跟姑爺說了嗎?”她們家小姐以后就住在這里嗎,今早她好明珠點灶臺的時候,那種感覺……就是小姐吃的下去,以后小少爺、小小姐也是住這樣的環境嗎。

    端木徳淑正捏著針發呆,聞言又紅了臉頰,但下一刻便恢復如常,她早上的時候忘了提:“等一會我跟姑爺說說,還有,什么小姐小姐的,叫夫人?!?br />
    “是,奴婢的夫人?!?br />
    明珠見狀碰碰戲珠,示意她看小姐。

    戲珠看眼做著針線還在笑的小姐,看看天,這小破院子,也就小姐不嫌棄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荀故風婚假很長,朝中紛亂,官場大力整治舞弊之案,他也等著半停職在家,只等著開春科考。

    所以荀故風也沒什么事,便也只是看看書,不一會也就看了進去。

    端木徳淑進來的時候,他還沒有察覺,淡淡的香氣傳來,荀故風方抬起眼,看到她。

    夫婦二人都還有些靦腆,但好在家里就兩人,又是至親夫妻,很快便調整過來。

    端木徳淑帶了面紗,聲音輕緩,她覺得有些話,他能懂,所以覺得也可以說:“家里人多了,住的地便不太方便,我想再加蓋幾間房屋,不知你意下如何?!?br />
    端木徳淑說的謹慎,也擔心他有心里負擔:“若是不方便,我留下戲珠,讓其她人先回去也好?!彼換嵊迷罨?,不留下一個難道讓相公做飯。

    荀故風聞言下意識的看向她,她穿了一件一看便價值不菲的衣服,頭上的簪子非常講究,從上蓋到脖頸的面紗質地很好,上面花紋講究。

    單是著一身打扮、坐姿、說話的口吻,便可見她是一位養尊處優且善于發號施令和享受的人。

    荀故風突然有些不好意思,當初他提這些要求,是覺得兩人婚事長不了,為了她回府方便,如果現在還說兩人可能過不下去,有些違心了。

    荀故風伸出手。

    端木徳淑向后多了一下,下一刻又坐正。

    荀故風起身,笑著將她面紗摘下來,開口道:“這件事你不開口,我也會跟你說,如果母親有陪嫁的宅子,你看著合適,搬過去便是,當初是我要求過分,提出的條件苛刻,本以為母親會因此生氣拒絕了這門婚事……誰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什么意思?拒絕?

    “我并沒有非要讓你跟我吃苦的意思,你有自己喜歡的生活方式,不用遷就我,反而是我,這段時間還要拖累你,讓你覺得不但嫁了人還要倒貼嫁妝,該抱歉的人是我,你不用如此遷就?!?br />
    端木徳淑看著他的樣子,突然有些不懷好意:“為什么你想我娘拒了這門婚事?”

    荀故風聞言,嘴角抽了一下,又抽了一下,干脆快速開口:“我以為,我不太行……”

    端木徳淑要笑不笑的看了他一眼、又一眼。

    荀故風用書擋住她要笑不笑的目光:“你再看?!?br />
    “你說笑話,我不看,豈不是不捧你的場?!?br />
    說著兩人笑鬧在一起。
閱讀設置

鼠標滾屏說明:1-10,1最慢,10最快
保存設置
最新評論
發表評論
① 精彩小說《皇后在位手冊》連載于看書堂免費小說網,更多關于《皇后在位手冊》內容, 請關注看書堂免費小說網。本站已開通手機(m.www.xphwy.icu)閱讀功能,敬請通過手機訪問《皇后在位手冊》最新情節!
② 本站所收錄精彩小說 《皇后在位手冊》(作者:鸚鵡曬月)及有關此小說《皇后在位手冊》 評論所代表觀點,均屬作者個人行為,并不代表本站立場。
③書友如發現本小說《皇后在位手冊》內容有與法律抵觸之處,請馬上向本站舉報。希望您多多支持本站,非常感謝您的支持!
④《皇后在位手冊》是一本優秀小說,情節動人,為了讓作者:鸚鵡曬月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,請您購買本書的VIP、或多多宣傳本書和推薦,也是作者的一種另類支持!小說的未來,是需要您我共同的努力!